您的位置: 四川在线首页 > 报网互动> 川报在线 > 正文

四川省首次大规模面向社会接受党史资料捐赠
http://www.scol.com.cn  ( 2012-12-26 03:21:33 )  来源: 四川在线   评论共 0 条

【报网互动稿】(四川日报·四川在线记者 郝勇)12月25日,记者在省委党史研究室举办的党史资料捐赠仪式上看到,一本纸张发黄而字迹鲜红的“七大”《党章》,一架指挥千军万马南征北战的望远镜,一件件有毛泽东、周恩来签名的任命书,一张张陈旧的老照片,一本本日记、笔记和回忆录……10多位省级老领导的文字和实物资料,经过省委党史研究室登记造册、签订《捐赠议定书》、颁发《捐赠荣誉证书》,将根据资料数量和质量建立专卷、专柜或专馆统一保管、陈列和展示。这是我省首次大规模面向社会接受党史资料的捐赠。

“全家福”
杨超的女儿杨白文(右)讲述“全家福”照片背后的故事
刘伯承送给程子健的望远镜
车耀先的孙女车丽宇讲述了老照片背后的故事

省老同志冯元蔚捐赠了改革开放以来出席全省和全国党代会、人代会、政协会的选举证、代表证以及分别受到党的十五届、十六届、十七届中央领导接见时的照片等共30多件实物资料。冯元蔚表示,党的十八大号召学习党的历史,发扬党的优良传统和作风,把个人保存的党史资料捐赠出来,支持党史研究和宣传是我们应尽的责任。原省委办公厅主任曾庆祥的夫人陈南园捐赠了从解放初期到改革开放涉及西康省、四川省、福建省委书记廖志高的大批日记、工作笔记、文件摘抄、过程文稿、图片、图书和音像资料。她说:“党史资料是党的财富,交给党史部门统一保管,作为年事已高的老同志来说,终于了了一个心愿。”

原四川省委书记杨超的子女杨延林、杨白文、杨旭等捐赠了1950年周恩来等在中南海送别杨超时的合影照片和手稿等大批文字资料。他们表示,还有大批实物资料将随着党史部门保管和利用条件的改善,分期分批陆续捐赠。原省委书记天宝之子天文捐赠了天宝生前出席中共十五大、十六大的相关证件和珍贵照片。

捐赠珍贵党史资料的还有早期四川党组织领导人杨闇公的侄儿杨肇良、刘愿庵之子刘纯武、程子健之子程纪渝、廖恩波之子廖先体、漆鲁鱼之子漆思牧、李宗林之子李小林,以及革命烈士旷继勋的外孙谭林、车耀先的孙女车丽宇、赵一曼的孙女陈红等革命后代。此外,还有成都市老干部胡希耀之子胡小毅捐赠的红旗插上老皇城的巨幅照片,十分壮观。

我省是党史资料大省,今年5月份中央党史研究室在延安召开了全国党史资料征集工作座谈会,贯彻这个精神省委党史研究室从5月份就开始启动四川党史资料征集工作。

这项工作开展以后,得到了许多老领导、老同志以及革命烈士后代们的积极参与,他们踊跃了捐赠了他们手上留有了珍贵的党史资料,而且是无偿的捐赠,在捐赠时他们都表示这不仅仅是他们个人的东西,更重要的是我们党的财富。他们呼吁我省建立一个四川省党史资料陈列馆或者四川省党史资料博物馆,保存展示运用好这些党史资料,以更好的传承优良,励志奋进,教育后人。

省委党史研究室主任陈荣仲兴奋地告诉记者,新形势下党史资料征集工作得到众多老领导及其亲属的热情支持和无私奉献,首批捐赠的文字资料约500多万字,图片及其它实物资料约1000多件,这是在党的十八大精神感召下开始的党史资料大集结,呈现出三大特点:一是时间跨度大,既要兼顾民主革命时期,又要把重点放在解放初期到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党的十六大以来落实科学发展观取得的重大成果,要优先征集;二是范围广,县处以上领导干部及其亲属都是征集对象,对年事以高的老人掌握的许多历史细节,要进行抢救;三是内容多,个人形成的日记、笔记、字画、音像、照片,工作中形成的会议记录、文件摘录、过程文稿等,特别是各种实物资料更便于党史馆陈列展示。他强调说,这种捐赠活动,目前仅仅是开始,新形势下的党史资料征集工作,是全省党史部门的中心任务,将长期进行下去。

省委党史研究室宣教处杨永康处长宣读了首批党史资料捐赠目录。

[新闻背景]

四川省第一个中共省级党组织的主要领导人杨闇公于1927年在“三三一”惨案中壮烈牺牲,他的亲密战友程子健冒着被捕杀头的危险,将他牺牲时被断手断腕割舌剜眼的照相底片长期保存。最近,这组85年前留下的底片由程子健的儿子程继渝捐赠出来,引起了北京、重庆专家学者的密切关注,目前已转赠给重庆市潼南县杨尚昆故里管理处陈列并展出。

杨闇公的侄子杨肇良捐赠的一本1945年党的“七大”修改制定的《中国共产党章程》,第一次增加了“总纲”,并首次把“毛泽东思想”作为全党的指导思想写进党章,见证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科学进程,有助于我们深刻理解党的十八大把科学发展观作为党的指导思想写进党的章程的重大意义。

曾担任过四川省委书记、川康特委书记的程子健,早在大革命时期就与泸顺起义总指挥刘伯承结下了深厚的战斗友谊,四川解放后,又同在西南军政委员会工作。1952年,刘伯承离开重庆时,将长期随身携带指挥千军万马的望远镜赠送给程子健。这架由程纪渝捐赠的德国南部城市耶拿生产的望远镜,在刘伯承元帅诞辰120周年之际面世,显得更有意义。

漆鲁鱼1950年担任西南军政委员会文化教育委员会委员、新闻出版局副局长,1952年担任西南军政委员会文化教育委员会秘书长;李宗林担任四川省人民政府委员,由毛泽东、周恩来分别签发的任命书,将成为深入研究西南军政委员会和四川建省历史的实物佐证。

[故事]

一张“全家福”的缘起

原四川省委书记杨超的子女杨延林、杨白文、杨旭等捐赠了1950年周恩来、邓大姐等在中南海送别杨超时的合影照片。照片背后还有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

1949年6月,杨超调任周恩来秘书,他是进京后党中央任命的周恩来第一任秘书。那时,周恩来身边的工作人员是:政治秘书杨超,工作秘书罗迭,警卫行政秘书何谦,机要秘书伊明,警卫队长成元功,警卫员韩福裕、张树迎。同时任首长秘书的就是杨超、罗迭夫妇,于是,同志们戏称他们俩开“夫妻店”。

杨超虽然身在中南海,但在延安就萌发的到基层工作的念头还时不时在他的心头萌动,他仍然想到实际工作中去干一番事业。

1949年夏,新中国即将成立,百废待兴,到基层可以大施拳脚。于是,性急的杨超忽发奇想,干脆直接给毛主席写信。

7月23日,38岁的杨超单纯又冲动,摸出钢笔当即写信,放下笔就去见组织部副部长安子文,请他将信面呈毛主席。

当天,毛主席就批复了。次日晨,周恩来也作出批复,同意杨超调离。首长不到24小时就批复完毕,工作效率之高,犹如战时。

之后,周恩来当众批评杨超:“杨超,你想回川在实际工作中锻炼是好事,可以直接向我提出,何必惊动主席呢。”杨超面红赤耳,后悔冲动鲁莽考虑不周。

这就是中南海盛传“黑格尔大闹天宫”的故事。当时,众人都不懂杨超问什么放着总理秘书不当偏要去基层。

一天下午,总理和邓大姐在颐和园为杨超一家设宴饯行。为欢送杨超夫妇,总理特意叫上大家一起在西花厅台阶前合影留念。这张“全家福”照片,杨超的子女至今珍藏,现在他们决定捐赠给省委党史研究室。

“黄三妹”经营“努力餐”为党筹经费

在捐赠仪式上,车耀先的孙女车丽宇讲述了老照片背后的故事。

1918年冬,车耀先与车体先于结为夫妻。

成都的红色餐馆“努力餐”,老成都人都知道是车耀先在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初创办的,因为车耀先更多的是从事革命斗争活动,所以“努力餐”的实际经营业务是其夫人车体先。

车夫人出生贫寒,加之封建社会重男轻女,车夫人在与车耀先结婚前是没有名字的。车丽宇用手指着照片上的车夫人对记者说,她本家姓黄,排行老三,所以家里就叫她“黄三妹”、“黄三姑娘”。与车耀先结婚以后,车耀先比较开明,认为夫妻应该平等,支持她放了缠裹的小脚。车耀先对自己的夫人说:“你应该有自己的名字,你就跟我姓,姓车,叫车体先。”从此,车夫人就有了名字“车体先”。

记者从车丽宇讲述中了解到,车夫人除了要养育5个儿女外,还要经营“努力餐”,她从小没上过学,不识字,也不是共产党员,但她总是在车耀先的身后默默地支持他从事革命活动。她曾义不容辞的为地下党的同志代买大米、面纱储存起来,使党的经费不因市币的贬值而受损失,还拿出多年的积蓄资助车耀先的学生奔赴延安,投奔革命,革命烈士张露萍就是其中的一位。

车耀先被捕以后,车夫人还不顾个人安危将自家的房子租用给当时的新华日报成都分馆使用。

这幅照片有着深厚的历史背景,车夫人苦心经营“努力餐”20年,经过了风风雨雨的艰辛历程,凝结着车夫人的心血和汗水,体现了她对车耀先革命事业的支持和深厚的情意。

“作为烈士的后人,我们在缅怀先烈的同时,也应该将来前辈的革命光荣传统继承下来,发扬光大。”车丽宇在捐赠仪式上发言时感慨地说,“革命先烈留下的遗物、文字资料是历史的再现,是对青少年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最好的教科书。我们有责任、有义务做好党史的搜集、建立工作,为党的事业、为进行爱国主义教育贡献一份力量。”

一个望远镜背后的故事

程子健之子程纪渝向省委党史研究室捐赠了一件实物,刘伯承送给他父亲的望远镜。

程纪渝给记者讲述了这件“宝贝”背后的故事。

1926年前后,程子健与刘帅在重庆,共同战斗在中共第一个四川省委。刘帅是军委委员,搞泸、顺起义,程子健是工运书记,搞罢工游行,在省委书记兼军委书记杨闇公领导下,一起掀起四川大革命。

杨闇公是刘帅和程子健共同的入党介绍人之一。所以,“三·三一”惨案,杨闇公壮烈牺牲时,刘帅尤其悲愤,在泸州发檄文,声讨刘湘,与刘湘10万大军激战167天。

1949年,程子健随刘邓大军南下,两个老战友又重聚山城。重庆是23年前他们共同杨帆起航的革命起点。此时对于他俩,在重庆,革命胜利的终点与起点重合。

那时,刘帅是西南军政委员会主席,并兼西南局统战部部长,程子健是副部长。1952年,刘帅调南京,任中央军事学院院长。离别时,刘帅送给程子健一个望远镜,作为离别留念,也许是纪念两人共同从同一个起点走到同一个终点的念物。

这个望远镜,当年目睹了横扫千军如卷席的挺进大西南,蒋家王朝轰然倒塌前的垂死挣扎,共和国诞生前的最后大决战。同时,也见证了这两个老同志从起点到终点,交汇于重庆的百感交集。


编辑: 何勇   [关闭窗口]
最新评论 评论共0条   查看所有评论   
##rep-begin##
##username## 于 ##commenttime## 发表评论   
##commentcontent##
##rep-end##